行業新聞
微軟羅斌:我們為何看好云計算和大數據



微軟北京加速器是微軟在全球八家初創企業加速器之一,在中國創業圈有“難于進哈佛”之稱。每期十來家入駐企業的名額,都會吸引到數百上千份申請。自2012年啟動以來,它已孵化8期、共141家初創企業,其中90%以上的企業已獲得新一輪融資,整體估值超過400億人民幣。有3家——數據提供商數據堂、企業內容管理服務商鴻翼、以及私有云服務商諦聽——已在新三板掛牌上市,還有12家被并購。成功入駐的企業在6個月中可以獲得免費的辦公空間、云資源、技術支持,以及企業管理和融資指導,“畢業”之后仍能作為“終生校友”得到支持。

地處北京中關村的微軟加速器,能接觸到中國最頂尖的幾十所大學的智力儲備以及豐富的創投資本,而加速器的技術指導團隊也匯聚了微軟亞太研發集團和微軟亞洲研究院的科研智囊。每年加速器的甄選方向,都成為業界密切關注的,用來判斷技術發展趨勢的一個風向標。

在今年8月最新入駐微軟加速器的第八期15家創業團隊中,有3家物聯網及基礎架構團隊、6家大數據分析團隊、1家混合云管理團隊、1家增強現實團隊、1家互聯網安全團隊以及3家醫療健康團隊。結合過去幾期招募情況,可以看出,微軟加速器偏愛底層技術(而非模式)創新、2B(而非2C)的創業團隊,技術方向高度集中于云計算和大數據。


(科技谷入選第八期微軟加速器)

本期FT中文網嘉賓羅斌今年2月出任微軟北京加速器新一任CEO。在加入微軟之前,他曾在英特爾、Canonical、中國惠普等技術公司任職,有著多年技術研發、市場和投資經驗。以下為訪談實錄。

FT中文網:微軟加速器剛招募了第八期創業企業進駐,競爭非常激烈。和前七期做個歷史比較,這期企業能反映什么新的技術趨勢嗎?
羅斌:當然,非常感謝這個機會。第八期錄取率只有1.5%。我們總共收到超過1200家企業的報名,最終選出15家。15家中,3家與精準醫療相關,6家與大數據相關,也有好幾家做混合云的控制管理和混合云的平臺,還有做主動安全防護的,還有與物聯網相關的公司。可以看到,八期團隊與云計算、大數據相關,這是一個很大的特色。
      前七期微軟加速器畢業了126家企業,其中已經有3家在新三板掛牌,有12家被其他企業并購,93%以上的公司已經得到了下一輪VC。第八期,我們更側重微軟看好的未來發展方向,就是云計算方向、大數據方向、增強現實和人工智能方向。我們認為這些方向在未來兩年到五年中會有幾何性增長。而這些公司就是為了這些增長而生,為了這些增長奠定基石。

FT中文網:為什么微軟尤其看好這些領域?
羅斌:云計算聽來是很高大上的技術,其實給日常生活帶來的好處,已經可以看得見摸得著,而這在三五年前是不可想象的。三五年前,做大數據處理、分析,必須買自己的服務器、買自己的存儲,而現在你只要有一個可靠的云服務平臺,用通常的個人電腦,接上網線就可以。云計算本身的方便程度和經濟效益,使得大數據應用可以進入到尋常百姓中。我們關注的精準醫療、金融量化分析、通過衛星影像做精準農業等等,都可以通過比較簡單的在客戶端的硬件,加上比較復雜的建模過程、比較復雜的商務智能過程來完成。商務智能和建模本身在微軟云服務上可以幫助完成。微軟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后臺。我們提供的是云計算大數據的標準化構筑模塊,而把它蓋成各種各樣富麗堂皇的樓臺堂所、很好的酒店、或居家居住的地方,正是由我們這些創業創新團隊所做的。


FT中文網:在甄選過程中,有沒有一些硬性指標?

羅斌:微軟加速器不是VC,但甄選上和VC的嚴格程度、尺度是一致的。指標包括團隊成熟性,所用技術的先進性,以及整體在市場上發展可持續性,以及財務穩定性。還有一個關鍵因素,就是整個團隊的核心成員是不是有很好的溝通能力,是否能和我們加速器團隊有化學融合。


FT中文網:微軟在全球各地有不同的加速器。把最新這期15個企業和其他加速器孵化的企業做個橫向比較,體現出中國市場的什么特點?

羅斌:在微軟全世界的7個加速器里,北京加速器歷史比較長,“畢業生”從數目上來說是最多的(編者注:在本次采訪之后,微軟上海加速器于10月成立,成為微軟全球第八家加速器)。微軟在全球共孵化了440家以上企業,中國貢獻占了三分之一強。在我們所在的中關村、海淀園地區,匯集了中國最頂尖的幾十所高校的頂尖人才,也聚集了中國最多的投資資本。我們不僅能服務中國最好的創業團隊,而且可以了解到中國最活躍的創新創業公司,我們在微軟內部也是對創新創業企業、對未來在中國發展最有發言權的一個團隊。
從科技本身來講,有幾大板塊。我們談的云計算是和IT、信息技術相關的。此外還有材料科學、生命科學等等。在硅谷地區,各個項目很全。我們發展的門類沒有像他們這么全。我們目前創新創業做得比較好的,一個是IT,一個是電商,而電商也是IT支持的。另一方面,從風險資本來講,雖然中關村不缺資本,而且投資決定速度其實比硅谷還要快,但投資有季節性。而在硅谷,一直有風險資本家在關注一些非常不起眼的東西,而不起眼的東西有一些能真正改變世界。中國未來可以在這里出現一些本質性變化。


FT中文網:中國市場非常之大,一家企業守著中國市場就可以做到很大。但在底層技術上,中國企業是否還要比硅谷差一截?

羅斌:我們可以比較的維度有很多。我自己認為,最好的維度是創業環境。我認為整個大氛圍,包括政府、投資界的支持、社會的認同,我們和硅谷旗鼓相當,沒什么差別。但在硅谷,每年有一千兩千新生公司,也有一千兩千死掉的公司,死掉的公司擦干眼淚再去創業。而在我們這里,這樣的過程目前還沒看到,我們更接受成功。我們希望讓創業者領會到,成功的外延可以更廣。有的時候成功不是你成為獨角獸,你上市,而是你是否實現了你的夢,在這個過程中你影響了多少人。


FT中文網:加速器的成功在微軟內部是如何衡量的?

羅斌:加速器的業績有一套嚴格的KPI指標來評價,包括孵化了多少家公司,有多少可以得到新一輪融資,以及它們估值的增長。對我來講,完成這些量化指標是非常基本的事情,就像工人要完成工作。我們設立的更高目標是,幫助成長型企業每天都有進步,這些可以用企業建設、商業計劃等等來衡量。當這些做到的時候,企業再拿到新融資、新訂單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FT中文網:微軟加速器在業內口碑很好,你們提供免費的辦公空間、云計算支持、智力儲備,但你們并不占企業任何股份。你們這么做是圖什么?加速器對微軟的戰略意義是什么?

羅斌:蒸汽機從發明到開始大規模運用,經歷了一個世紀時間。信息化會快一些。我們認為下一個發展方向一定是云計算大數據,而我們不想等十幾年,所以我們希望能鼓動創新性企業把在發展中的瓶頸突破。


FT中文網:所以從盈利角度來看,微軟是希望更多公司能用到微軟的云技術和設備。這是一種回饋方式?

羅斌:可以這樣說。


FT中文網:最近中國正在遭遇一場資本寒冬。創業企業的數量、成功的投資和退出案例都在下降。您怎么看大家在寒冬中所做的反思?有什么新的趨勢在醞釀中?

羅斌:經濟發展有規律性。我認為現在的市場表現只是局部現象,稱為寒冬有些聳人聽聞。中國的新生企業數目一直在上升,工商管理局每天有1.5個新企業注冊,沒有減少。一年前在中國,加速器和眾創空間不到1500個,到今年7月,已經有4700個。所以,創新創業的人沒有減少,創新創業的服務機構一直在增多。微軟加速器第八期團隊的招募過程,還是生龍活虎的。
通俗來講,在投資吃緊的時候,所有創新公司都會更加客觀,更小心翼翼地去部署發展計劃,原來可能想做四五個不同板塊,可以收縮到一兩個馬上可以做成功的。這對創業企業絕對是好事。創業企業的遠景規劃、宏偉目標和每天做的事情不可能是完全一樣的,否則會累死所有創業者的。對投資人來講,在經濟稍微不好的時候,能更好地分析出投資機會在哪里,被投資機構會有更實在更好的體驗,不會出現泡沫和虛高。這是一個更加理性冷靜的過程,為下一輪經濟發展做準備。


FT中文網:您怎么看中國的高等院校畢業的孩子,所謂的理科工科男?他們與美國和以色列的大學畢業生相比?

羅斌:我相信大部分中國大學里沒有講怎么創業。沒有一個學科講怎么做leader,怎么做一個CEO,即便是學企業管理的。中國大學更多是灌輸知識,而不是為學生們未來走向市場、走向工作角色搭一個階梯。


FT中文網:您近距離接觸過許多成功的創業者。這個群體有什么共同的不同之處?

羅斌:共同的不同之處,是他們都非常親和,都非常有國際觀,都相信自己的企業和技術能改變世界。這不是所有的人都有的。

(來源:FT中文網

大通彩票注册 2019网赚最好的项目 秒速赛车平台 什么是网赚竞技 安徽11选5 网赚月入过万是真的吗 网赚论坛是真的吗 大通彩票官网 青春510网赚论坛 江苏快3